威尼斯彩票游戏

公益创投

威尼斯彩票游戏公益创投

【广州市海珠区第二届社会组织公益创投项目风采录之二十二】“爸爸妈妈是怎样将我放进肚子里的?”

发布时间:2017-07-14点击次数:

       广州“故事妈妈”志愿者希望通过讲“羞羞的事”让孩子最大限度地免受侵害。
       幼儿园孩子甲:“在我出生前,爸爸妈妈是怎样将我放进肚子里的?”
       幼儿园孩子乙:“为什么他有小鸡鸡,我没有?”
       家长(苦着脸):“……孩子们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回答?”
       ——谈到“性教育”三个字,众多家长视之如洪水猛兽,避而不谈。今年3月,杭州一家学校,便因被家长投诉教程插图太过露骨,旋即收回给孩子做性教育的教材读本,学校希望对学生进行的性教育课程戛然而止。
       不过,在广州,一个名为“故事妈妈”的家长志愿团队却愿意冲出这三个字眼的牢笼,为孩子们学起性教育知识。
       为何由父母来学性教育?接受过培训的志愿者介绍,理由很简单:“希望以此帮助孩子们提高认识,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的侵害。”
       个案
       “什么是变态?”白领妈妈被9岁女娃问倒。
       在广州从事外贸工作的38岁女白领童童是二孩之母。“大女儿9岁半,小女儿5岁半,虽然经历了两个孩子的幼儿时期,但我也是近期才知道,原来孩子在儿童时期是有性意识的。”
       一个月前,就读小学3年级的大女儿捧着iPad上显示的新闻发问:“妈妈,为什么有的人会被别人骂变态?”童童面露惊讶神情,原来,大女儿看到了一则近期发生的儿童遭受性侵的新闻。
       “变态这一刺激字眼,真把我问倒了。成人世界里,说到变态,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是,怎么转化成孩子的语言呢?我想把问题搪塞过去,然而关于女童安全的新闻频频曝光,如果不及早跟孩子讲一些性保护的知识,是不行的,可是怎样启齿,又是个极难的命题。”
       两周后,困惑的童童敲开了海珠区昌岗街妇联“大爱有家”服务点,参加“故事妈妈”儿童性教育小组的课堂大门,带着问题上了一堂儿童性教育课程。
       听到儿童向家长问起“什么是变态”这样的问题时,在广州从事儿童性教育工作多年的谭女士淡定地告诉童童:“人从幼儿时期已开始具有一定的性意识和性心理,孩子问出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奇怪,相反,家长更应大方地回应这个问题,将孩子引导到‘如何保护自己免受侵害’上去。

 

 
       现状
       家庭性教育缺失,三成家长曾用假话搪塞孩子。
       早在一年前,广州海珠区启爱社工服务中心在海珠区妇联、卫计局、昌岗街道办事处等支持下,开启“故事妈妈”家长性教育传播团队培训课堂之时,便听过众多家长,关于萌娃们童言无忌的“性问题”。
       “最常见的问题是:我从哪里来?然而,回答这样问题之时,三成家长坦言用过假话欺骗孩子,如说孩子是‘从商店里买来的’‘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从外面捡来的’等等。这种老套的观念是完全错误的,是家庭性教育缺失的典型表现。”
       之所以开展这样特别的公益项目是有原因的。启爱团队早期工作是于昌岗街道辖区内设立“社区家长学校”,为儿童、青少年群体开展家庭服务,在“社区家长课堂”中,家长们不时谈起,难以回应家中孩子“童言无忌”的性话题。“有家长对孩子经常抓小鸡鸡玩的行为感到头疼,有家长发现孩子偷偷看成人网站却不知如何制止……”这些越来越多的话题碎片,一一被有心的社工拾获起来,启爱社会服务中心的团队意识到,向社会倡导重视儿童性教育势在必行。
 

 
       尴尬
       给孩子谈性教育的人对“精子”“卵子”都还没脱敏。
       去年9月底,启爱团队发起了“让孩子勇敢说性”项目,从社区儿童家庭入手,针对社区儿童的父母进行儿童性保护方面的认知与能力提升;在家长增能的基础上,向幼儿园、小学和社区开展儿童性保护实践工作,以行动倡导区域内更多父母与相关部门重视和关注儿童健康成长的安全氛围,从而改善儿童成长环境,让性侵害远离社区儿童群体。项目在2016年11月获得了海珠区民政局第二届公益创投项目的7万元资助资金支持,2017年6月,该项目获得更多的关注,获得广州市妇联“玫瑰公益”创投项目的5万元资金资助,说明政府对性教育日益关注和投入。
       项目设定后,社工开展了“故事妈妈”志愿团队培训班,招募对儿童性教育感兴趣的家长进行。“一方面,家长们学到知识,可以回家引导孩子,另一方面,有能力且有时间的家长还可以走出家门,给其他孩子开展基础性教育知识传播。”
社工教家长,在不知如何面对孩子们的困惑时,多借亲子绘本阅读的方式,利用儿童性教育绘本为工具,科学、平静地解答孩子问题。
       做一名“故事妈妈”团队成员,培训看似简单,但过程却颇经波折:社工都要花大半小时,才好不容易让父母们对诸如“精子”“卵子”“生殖器官”等字眼脱敏。“因为大多数父母对这些字眼羞于启齿,但如果不向孩子们正确、科学地讲述生殖器官学名,将会产生隐患。
       师资团队的芳婷老师给在座家长举了一个例子,之前在广州发生了一起幼儿园保安猥亵女童的事件,但是因为孩子无法正确表达阴部痛,而只是含糊地指着某个区域说不舒服,最后导致法庭初审无法立案。
       这个案例不仅让受害儿童的家长心痛,对参与“故事妈妈”培训的所有父母来说,这都是一起令人心痛的事件。谭社工藉此强调:“儿童性教育,宜早不宜晚。只有让孩子尽早且正确地认识到科学的性教育知识,才能让孩子拥有正确的性别观念,才会对他人的侵犯说‘不’,才能让孩子拥有自我保护的武器。”
 



 
       反响
       295位来听课的人,261人成了志愿者。
       据介绍,从2016年9月底开始到今年5月,“故事妈妈”培训班迎来295位来自家庭和学校的儿童照顾者前来免费听课,当中不仅有妈妈,还有不少爸爸带着困惑上堂。培训完初级课程之后,有261人成为志愿者。“以学校平台为例,团队的志愿者走进幼儿园、小学等场所,开展了11场儿童性保护小组、亲子快乐阅读等活动,给各年龄段孩子开展基础性教育知识教育,服务了1190人次;同时,当中又有34人通过中级培训课程成为‘故事妈妈’团队的骨干志愿者。”
       谭社工和另外几名导师表示,尽管很多家长通过课程培训获得了知识,但对于儿童性教育的传播,还是任重道远的:“当所有家长能和孩子坐在一起,坦然谈性,才算是成功的教育。”
 

 
       (来源:广州市海珠区启爱社会服务中心、新快报记者李斯璐)
?